求是日報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19-05-27 02:31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中國足協的眼下任務:一是鞏固來之不易的“中期目標”成果;二是盡快完成“遠期目標”:申辦世界杯賽,男足打進世界杯,進入奧運會。杜兆才當選國際足聯理事,對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
  中國足球與世界杯的距離:這么遠,那么近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02年6月4日,中國足球隊首次踏上世界杯決賽圈的賽場。本版圖片均由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劉占坤/攝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02年6月4日,韓日世界杯中國隊首場比賽對陣哥斯達黎加,米盧在場邊著急。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04年8月7日 亞洲杯決賽,中國隊1∶3負于日本隊。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11年10月11日,在2014巴西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20強賽中,中國隊0∶1負于伊拉克隊。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16年9月5日,中國隊對伊朗比賽前,中國隊主教練高洪波帶領隊員訓練。

打進世界杯?舉辦世界杯?中國足球距世界杯有多遠

  2016年11月15日,2018俄羅斯世界杯亞洲區12強(中國隊對卡塔爾隊0∶0)主教練里皮對平局不滿意。

  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完成了第5輪比賽的中超聯賽,故事很多。

  先是廣州富力隊在主場依靠上海申花隊球員朱建榮第96分鐘的烏龍球,拿到賽季首勝,主教練斯托伊科維奇終于長出一口氣。

  其次是重慶斯威隊主場2∶1力克河北華夏幸福隊,3勝1平1負沖進“亞冠區”讓球迷看到“黑馬”出現,而為客隊進球的陶強龍,今年只有17歲,00后的中超首粒進球也讓球迷感慨萬千。

  上個賽季未能獲得聯賽冠軍的廣州恒大這一輪客場挑戰北京人和,雖然4連勝的球隊和4連敗的球隊實力差距明顯,結果卻是北京人和在補時階段絕殺廣州恒大,客隊賽后向中國足協提出申訴,為本方中場核心保利尼奧被判罰的紅牌喊冤,但多位裁判向記者表示“判罰無誤”。

  上海上港和廣州恒大最近兩輪的先后失利,給了北京中赫國安領跑積分榜的機會——這支擁有鮮明技術特點的中超傳統豪門本賽季面貌煥然一新,雖然近期雙線作戰賽程緊密,但本輪坐鎮主場迎戰體能充沛(因武漢場地問題河南建業第4輪聯賽延期)的“硬骨頭”河南建業,北京中赫國安在氣勢上仍然占據壓倒性優勢,他們的第二粒進球尤其精彩:比埃拉和奧古斯托策動攻勢,兩人默契的跑位和傳球在左路打穿河南建業防守,“入籍球員”李可插至建業禁區完成進球。主隊這次進攻過程完全主動,這樣的“技術流”也應該成為中國足球的常規操作。

  這是本賽季加盟北京中赫國安以來,李可首次在自己的主場工人體育場亮相,進球當然是對他表現的最好評價——依照中超賽程,北京中赫國安4月才回到工人體育場,這周的第5輪聯賽才是他們第二個主場,“入籍球員”李可進入比賽狀態的速度,已經有些超出教練組的預料。

  但是在工人體育場,為主隊5連勝創造隊史最佳開局而歡聲雷動的球迷恐怕還沒有意識到,這場比賽出現在主席臺上的一位嘉賓,在今后一段時間里對中國足球的影響,或許還要大于“入籍球員”。

  “金色轟炸機”來了

  德國人克林斯曼,北京中赫國安隊主教練施密特的“前輩”,被中國球迷熟知是因為“金色轟炸機”那段叱咤足壇的風云年代。

  在五大聯賽,克林斯曼經歷過德甲、意甲、法甲、英超四大聯賽的洗禮,國際米蘭“三駕馬車”時代是他的巔峰時期;在德國國家隊,克林斯曼參加過1990年、1994年和1998年3屆世界杯賽,其中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德國隊(聯邦德國隊)在決賽中擊敗馬拉多納領銜的阿根廷隊奪冠,但1998年法國世界杯稍顯老邁的德國戰車被克羅地亞隊擊垮,德國隊到了改朝換代的階段,克林斯曼這一代球員陸續退役。

  退役之后,克林斯曼2004年成為德國國家隊主帥,2006年德國世界杯,克林斯曼帶隊獲得第3名,而2011年到2016年擔任美國隊主教練的5年里,美國隊在巴西世界杯上的表現極為搶眼,如果不是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預選賽發揮失常,克林斯曼不會離開美國國家隊。

  因此克林斯曼出現在中超賽場并非巧合,尤其是在國足正處于尋覓新任主帥的敏感時期。

  3周之前,廣州恒大隊主教練卡納瓦羅帶領國足集訓隊征戰“中國杯”賽,但在這項國際足聯A級賽事中,國足表現并不理想。第一場比賽國足0∶1輸給泰國隊,第二場比賽又是一個0∶1,國足輸給烏茲別克斯坦隊,面對亞洲同級別對手的兩連敗,導致原本可以接替里皮統率國足的卡納瓦羅沒有拿到中國足協的執教合同。

  在距離9月5日卡塔爾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第二階段開賽日只剩5個月時間、中國足協需要盡快確定國家隊主帥的重要節點,克林斯曼的出現無疑為中國足協提供了一種選擇——據記者了解,德國人與國家體育總局高層的會面,也并沒有僅僅停留在“寒暄”階段。

  “足球外交”已然發力

  但這一切可能性目前只是“可能”,雙方的意愿將決定事情進展速度,而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面對即將到來的卡塔爾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國家體育總局和中國足協已經開始“發力”。

  4月6日,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中國足協黨委書記、中國足協代主席杜兆才,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舉行的第29屆亞足聯代表大會上當選國際足聯理事,這意味著,中國足協可以更加直接參與亞足聯和國際足聯事務決策,“吸收更多資源以幫助中國足球沖擊世界杯”。

  雖然杜兆才退出了亞足聯東亞區副主席的競選,但“國際足聯理事”掌握的實際話語權,遠遠大于“亞足聯東亞區副主席”,在競選結束后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杜兆才表示,國際足球事務當中應該有中國的聲音,中國足球發展需要國際視角,“力爭通過申辦工作帶動中國各地足球基礎設施建設、場地建設和文化建設以及青少年足球和社會足球的發展”“努力申辦2023年亞洲杯賽”。

  在國際足聯和亞足聯擁有“話語權”的重要程度,可以在一定層面上起到幫助球隊達成階段性目標的作用。

  國足2002年踏上日韓世界杯賽場,是中國足球歷史上第一次真正嘗到世界杯的“甜頭”。無論哪個國家,傳統足球強國抑或足球“小國”,“打進世界杯”從來都是一項系列工程。中國足球在2002年打進世界杯的輝煌,既少不了米盧帶領球隊一步一個腳印“贏下該贏的比賽”,亦少不了當時擔任亞足聯競賽委員會主席張吉龍的“足球外交”:在規則允許的范圍內,競賽委員會確立的“同檔不同組”抽簽原則保證了國足能夠避開日韓之外亞洲最強的伊朗隊,這使得國足進軍日韓世界杯的勝算進一步增加。

上一篇:期待玫瑰再綻放| 北控鳳凰足球俱樂部為出征2019女足世界杯隊員壯行   下一篇:2018人民足球頒獎典禮長沙舉行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