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報

起底紅通頭號嫌犯楊秀珠:曾給領導送禮用卡車拉

2016-11-16 15:36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起底紅通頭號嫌犯楊秀珠:曾給領導送禮用卡車拉 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資料圖 中新網7月23日消息,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中國紅色通緝令頭號嫌犯楊秀珠的庇護案出現重大轉折:外逃12年、現被移送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德州休斯敦移民監獄的楊秀珠當地時
起底紅通頭號嫌犯楊秀珠:曾給領導送禮用卡車拉

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資料圖圖片來源:美國世界日報資料圖

  中新網7月23日消息,據美國世界日報報道,中國“紅色通緝令”頭號嫌犯楊秀珠的“庇護”案出現重大轉折:外逃12年、現被移送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局(ICE)德州休斯敦移民監獄的楊秀珠當地時間20日正式確認自動放棄自己在美國的“庇護”申請,回到中國尋求更好醫療條件,也就自己真實情況向中國方 面做說明。

  楊秀珠是誰?

  從經營饅頭、包子、餛飩開始,初中文化的楊秀珠,最終以官至廳級、涉案2.5億元、潛逃12年成為傳奇,且過去多年,從未真正淡出公眾視野。

  原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楊秀珠最新的頭銜,則是“紅色通緝令百人名單第一人”——在2015年上半年國際刑警組織中國國家中心局公布的對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國家工作人員、重要腐敗案件涉案人等的紅色通緝令中,名單首位即楊秀珠。

  現年70歲的楊秀珠是地地道道的溫州人,從早年的食品店營業員到副市長,再到省建設廳副廳長,繼而遁逃海外,這個前女性高官是這座城市里最為知名的“傳奇人物”,盡管聲名狼藉,但關于她的談資仍紛紛擾擾,持續至今。

  據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據《三聯生活周刊》報道,溫州市政府的一位官員說,楊秀珠當副市長的時候,當年的惡劣脾氣不改,能夠坐在桌子上對她的“馬 仔”破口大罵,有時就因為開會遲到的小事。這位官員說,他親耳聽見的時候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比如楊秀珠罵她提拔起來的規劃局長,“短命鬼,老娘到了你 還敢遲到”。

  另一方面,她又簡直就是大姐大:凡是她親近的下屬碰到問題,無論是子女上學、親友就業,還是在溫州越來越關鍵的住房問題,她全部都能幫助解決。旁人 看來難辦的住房問題,她卻猶如小事一樁,隨便找開發商批個條子,就是幾萬元的優惠,所以,在溫州盛傳楊對其“馬仔”的好。她的“馬仔”,按照她的精心策 劃,幾乎散布于城建的各個部門。

  在繁華街道的十字路口,溫州的“楊秀珠民間網站”的一個制作者告訴記者,某幢樓之所以沒拆掉,就是因為樓的主人給楊所管轄的規劃局送了好處,不拆意味著繼續在升值的地面上盤踞,將帶來更大的收入。當年,拆和不拆全部是楊的一句話。

  第一女巨貪楊秀珠

  從拆房起家的女人

  楊最早廣為人知的發跡起源于她在溫州舊房改造中的角色,上世紀80年代后期,她在規劃局長位置上兼任溫州舊房改造指揮部的負責人。溫州的舊房改造與 全國其他的地方不同,因為缺乏政府投入,多年來溫州的一切公共建設均由民間資金解決,像溫州機場、溫州各鄉鎮之間的高速公路等等。

  1996年,通過親戚買下曼哈頓中城靠近帝國大廈和時代廣場的一座五層大樓,該樓房市值約500萬美元。

  2003年3月,溫州市鹿城區人民檢察院在處理溫州鐵路房地產開發公司副總經理楊光榮(楊秀珠弟弟)受賄案時,發現楊秀珠于1994年貪污1100多萬元。

  沒有政府投入的舊房改造,基本上全靠民間資金來解決,拆與不拆,給她留下了很大的利益空間。這樣一個在民間話語和官方現場都極其潑辣的女人打開了局 面,楊確實威風凜凜,舊城的地塊不斷在拆遷中,不斷地在出售中。“她會爬上房頂去拆房。”面對溫州那些強硬的居民,楊做得更加強硬。“她穿著汗衫,不戴胸 罩,破口大罵,那些居民都被這樣的領導嚇壞了。”在拆遷中,楊不諱言自己的權力,她本來是縣前街道上飲食店的服務員,當年欺負她的領導就曾被她大罵:“老 娘現在有權力來欺負你。”

  拆遷最直接的動因是溫州的土地緊缺,土地緊缺造成一方面土地升值,另一面卻是沒地安置動遷居民,居民要求回遷,但是,楊沒有考慮這樣的后果。目前, 溫州最廣為流傳的說法是,楊拆遷造成的后患無窮。她當時欠下的動遷費用到現在還沒有付清,而且,動遷費用在逐年增加,“到現在已經欠了六七億了”。市政府 一位知情人說。

  據溫州市紀委2004年的通報,楊秀珠已被查清的涉案金額為2.532億元。已追回金額4240多萬元,凍結7000多萬元的資金或房產。已立案查 處的涉案人員中,廳級官員2人,處級以上官員11人,科級官員7人,被調查取證的有100多人,并牽涉相關經濟案件12起,其中以原溫州市市長陳文憲受賄 案與原溫州市鹿城區公安局局長王天義貪污案尤其引人注目。楊秀珠一案被定為特大貪污受賄案,在中國涉案外逃的高級官員中處顯目位置,曾引起中國各大媒體的 高度關注。

  楊秀珠的逃亡路 

  2003年4月20日,當時任浙江省建設廳副廳長的楊秀珠攜女兒、女婿及外孫從上海機場途經新加坡出逃美國。

  楊秀珠的第一站是新加坡。新華社前駐新加坡記者陳濟朋說,新加坡華人多、沒有語言障礙,在這里,楊秀珠可能認為自己能很好地隱匿身份,是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優良“跳板”。

  然而媒體報道稱,楊秀珠一到新加坡即受到黑社會敲詐。她通過自己在新加坡的親友買了前往美國的機票,抵新數日后即逃離。

  對這一傳聞,陳濟朋認為從現有信息上無法判斷真假,但的確曾有坊間傳聞稱逃到星島的腐敗分子遭到當地黑道人士“黑吃黑”,新加坡也有一些魚龍混雜的 地帶,存在一些地下渠道。但是,陳濟朋說,新加坡當地法律很嚴、安全部門掌控有力,貪腐分子認為在新可以“銷聲匿跡”就大錯特錯了。

  媒體報道稱,楊秀珠通過親戚在紐約利用贓款購買房產,逃到美國后在紐約做起了“包租婆”。但2003年6月,當中國政府向全世界發出紅色通緝令后, 楊秀珠幾度輾轉,再次出逃,第三站選擇了荷蘭。據報道,楊秀珠逃到荷蘭后,最后藏身于鹿特丹市一個陰暗潮濕的地下室里惶惶不可終日。被捕前,她時常一個人 絕望地哭泣。當2005年5月荷蘭警察對其實施拘捕后,她的情緒反而平靜下來。

  中紀委國際合作局日前表示,楊秀珠在荷蘭請求政治避難遭到拒絕,在即將被遣返中國前夕,于2014年5月逃離了荷蘭的拘禁。

  新華社駐荷蘭海牙記者劉芳介紹說,盡管楊秀珠在荷蘭待了很多年,但她的行蹤較為隱秘,荷蘭官方也沒有公開相關信息,知情人也不多或并不愿透露相關情 況,而她之所以選擇荷蘭或許也同荷蘭的法律環境“寬松”關系不大,“她持申根簽證,可在抵達相關國家(不確定是否是荷蘭)后,自由移動”,至于她后來是如 何逃到加拿大的,還沒有更多信息。

  據報道,逃離荷蘭后,楊秀珠從加拿大坐火車入境美國。中國通過雙邊的執法合作聯絡小組向美方提供了相關信息。美國于2014年6月將她拘押。楊秀珠所使用的護照屬于另一荷蘭籍華人,上面是她自己的照片。

  新華社駐舊金山記者徐勇分析,雖然現在尚無法得知楊秀珠是如何從荷蘭逃到加拿大的,但她陸路從加拿大前往美國,以逃避機場嚴密的檢查,使用別人的護照,幻想想逃過指紋和虹膜的身份鑒定,明顯抱有僥幸心理。

  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紐約辦公室發言人馬丁內斯2015年5月28日確認,由于違反美方免簽證計劃的相關條款,中國紅色通緝令一號女嫌疑人楊秀珠已被美方羈押,聽候被遣送回中國。

  她的做事風格

  曾往市委書記臉上扔紙巾送禮用車拉

  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據《三聯生活周刊報道》楊秀珠這個溫州女子保持了她的底層特色,就是沒拿官場規則當回事。曾經和她一桌吃飯的馬津龍親眼看見她團起餐巾紙往市委書記臉上扔,“僅僅是一言不合”。習慣官場表面文章的人可能會受不了,“尤其是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書記長書記短地唱贊歌的時候”。

  還有一次更重要的場合,楊秀珠也是如此表現,那是她選舉副市長被多數人大代表反對的場合,當時的市委書記還在努力為她拉票,沉著臉的她當眾大聲斥責書記:“棺材都抬到橋頭了,還說什么說。”

  與一般人在官場上的小心謹慎不同,她的很多行為甚至可以說是官場大忌:溫州電視臺的記者們都記得,楊愛出風頭,在看見攝像機對準自己后,她會推開旁 邊的市委書記,搶在一眾人前;她在當副市長期間,還出錢請某制作班底來拍攝一部反映她改革成績的電視劇,名字叫《豐碑》,在溫州大放特放。

  “那時候,我倒不覺得她多愛錢,因為在溫州,反對她的人太多了,一般人在那樣的環境下都會小心謹慎,多少雙眼睛盯在那里。我就是覺得她愛權,愛出風頭。”對改革關心的馬津龍實際上并不關心楊,但是覺得她作為官場上的特例比較有趣,因為她頗有打破一切表面化文章的氣勢。

  在民間流傳的故事中,楊討好上級的故事始終帶著幾分鄉土風味,并不是多么出奇制勝的法寶:上面有人下來,她會立刻在溫州的華僑飯店布置一間房間,里 面掛滿各種名牌服飾,讓領導和領導夫人去挑選衣服。楊在小汽車里面裝了冰箱,凡是進省就給省干部帶名貴海鮮。她當了省建設廳廳長之后,并沒有停止送禮的步伐,“每次回溫州,都是一卡車一卡車地往省城帶禮物”。楊的這種表現在溫州當時被視為正常。

  為何出逃:

  昔日“牌友”頻頻“東窗事發”

  2003年4月20日,星期天,杭州。一大早,楊秀珠聲稱老母親病了,要回一趟溫州,并交代下屬“這幾天沒事不要打我手機”。當天下午,一輛浙C04488牌照的全新豐田轎車丟棄在上海浦東機場。

  4月21日,一名溫州華僑在紐約街頭看到楊秀珠。第二周,經有關部門調查核實,楊秀珠確實攜同女兒、女婿、外孫在上海離境,前往新加坡。在楊離開杭州20多天以后,浙江省紀委于5月13日作出立案調查決定。

  觀海解局記者注意到,據《山西晚報》報道,楊秀珠自動出局的直接原因是其昔日“牌友”頻頻“東窗事發”,其弟楊光榮受賄案被溫州鹿城區檢察院死死盯 住,案情朝著她不愿看到的方向發展。之前三份由多名老干部和溫州市部分人大代表簽名的檢舉材料,分別上呈中紀委和浙江省領導,內容毫不隱諱直入主題,“楊 秀珠的問題關乎民憤,她是溫州最大的巨貪”。

  又為何主動放棄美國“庇護”:落葉歸根 

  據中新社報道,“她這幾天平均每天給我打三、四個電話,反復問‘我什么時候可以回去’”,柯自明律師表示,20日與楊秀珠最終確認放棄申請的時候, 楊秀珠和之前最大的變化就是,想要回到中國的意愿尤其強烈。主要是70歲的她健康每況愈下,而其美國的在押監獄已經無法她的醫療需求,再加上案件審理一拖 再拖,她的身體等不起;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則是她十多年流亡海外,長期與家人分隔兩地,歲數越大、越有一顆“葉落歸根”的心。

  柯自明律師指出,早前楊秀珠一直被關押在ICE設于新州哈德遜郡懲教所內的移民拘押所,極力爭取更好的醫療條件、甚至保外就醫,但都未果。在求助社 工團體并欲狀告該監獄后,監獄于7月初突然把楊秀珠轉到了休斯敦的移民監獄,“說是那里的條件好,但事實并非如此,她的鞋子破了都不能為她換雙新的,說監 獄沒有她的小號碼鞋,我在去跟她碰面時還專門買了新鞋給她”。

  對美國監獄的醫療條件喪失信心的同時,楊秀珠的“庇護”申請案也一直被延期,去年10月最后一次開庭審理之后,再開庭的日期從11月推到今年1月、再到5月、再到10月,八個月法庭都還無法判決,因此楊秀珠自己單方面做出了放棄“庇護”申請的決定。

  柯自明律師表示,在楊秀珠最終確認放棄后,律師樓馬上就向聯邦移民法庭和政府律師遞交了放棄“庇護”申請的相關文件,接下來要等待移民法庭批準,楊秀珠便可出獄回國。通常移民法庭需要一至四周的時間處理關案申請,所以如果進展順利,楊秀珠下月即可訂機票回到中國。

上一篇:電商跨入千億元時代,實體零售業到底還有啥機會?   下一篇:將會替代77%的工作崗位?機器人表示現在真的做不到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