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報

中國體育改革爭議中重啟 業內:解決很多問題的正途

2019-05-30 07:01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由于北京奧運會的需要,國家體育總局從1997起開始申辦、籌辦工作,全力確保北京奧運的順利舉辦,剛剛起步的改革不得不擱置起來。

  中國體育改革在爭議中重啟

  很多業內人士認為,由茍仲文策動的這一輪改革,

  是伍紹祖時代管辦分離改革思路的延續,也是解決中國體育當下很多問題的正途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蔡如鵬

  在過去的大半年中,中國體育在奧運年后突然又成為了輿論的焦點,接二連三爆出的新聞事件,令人眼花繚亂。

資料圖: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茍仲文。 /p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資料圖: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茍仲文。 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先是去年11月,之前與體育很少交集的北京市委原副書記茍仲文,空降國家體育總局,執掌帥;接著春節后不久,體育明星姚明在傳言聲中如期當選中國籃協主席,成為沒有公職身份出任這一職務的第一人;此外,備受關注的足球改革也在去年足協成功“脫鉤”后迎來了多項新規:限制外援、增加國內年輕隊員上場的機會……

  這一系列的變化在發出強烈的改革信號,吸引公眾關注的同時,也引來不少爭議。而6月23日爆發的國乒棄賽事件,將這些爭議推向了頂峰。

  當天,男乒3名主力隊員在成都舉行的2017國際乒聯世界巡回賽中國公開賽上,同時棄賽,并在個人微博上表示想念原總教練劉國梁。

  此事經過網絡發酵后,在公眾中引起了軒然大波。輿論幾乎一邊倒地為3天前剛被取消了總教練職務的劉國梁鳴不平,批評國家體育總局新領導“不懂體育、瞎指揮”,聲援棄賽的國乒隊員。

  不過,多位體育人士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當前中國體育正面臨一場聲勢浩大的管理體制機制改革,范圍之大,影響之遠,都是過去十多年未曾有過的。而不論是大家擁護的姚明出任籃協主席,還是被輿論詬病的劉國梁卸任總教練,都只是這輪體育改革的一個縮影。

資料圖:許昕(左一)、馬龍(左二)、劉國梁(右二)、張繼科(右一)。/p中新網記者 盛佳鵬 攝

資料圖:許昕(左一)、馬龍(左二)、劉國梁(右二)、張繼科(右一)。中新網記者 盛佳鵬 攝

  被中斷的改革

  談到這輪改革,剛剛當選中國冰球協會秘書長的房學峰認為,不能不談被中斷了十多年之久的上一輪改革。他在接受《中國新聞周刊》采訪時表示,從某種意義上講,今天的改革正是上一輪改革的延續。

  1988年中國奧運代表團兵敗漢城后,出身行伍的伍紹祖臨危受命,于當年底出任國家體委主任。執掌國家體委后,伍紹祖除了圓滿完成1990年北京亞運會的舉辦任務外,還順應國務院在上世紀90年代初的行政改革思路,在1993年5月推出了《國家體委關于深化體育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系統地提出了國家體委改革的實現目標和進程措施。

  “根據《意見》,改革的第一步就是‘管辦分離’,將各個競技項目的管理權從國家體委下屬的各個行政司收回,按照運動項目設立事業單位性質的體育運動項目管理中心(以下簡稱管理中心),由各個管理中心直接管理各自所屬的項目,弱化體育競技項目管理部門的行政屬性!狈繉W峰說。

  在伍紹祖上任之初,各運動項目由國家體委的各個訓練競技司分別管理,形成了六大司分治的局面。其中,訓練競賽一司分管軍體項目,包括航空、無線電、現代五項、擊劍、馬術、跳傘等項目;二司分管球類項目,包括籃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手球、棒球、壘球等;三司分管田徑、游泳、跳水項目;四司分管射擊、射箭、舉重、摔跤、柔道等項目;五司分管冬季項目,包括花樣滑冰,冬季兩項、短道速滑等;綜合司是負責所有項目的運動訓練、競賽計劃的審批和總體項目的發展布局和規范,以及舉辦大型運動會的組織工作。

  從1993年至1997年間,國家體委先后裁掉了所有的訓練競技司,設立了足球管理中心、籃球管理中心等20多個管理中心。

  當時,國家體委有不少人擔心,把那些競技屬性特別強、群體屬性較弱的項目完全移交給行政屬性被削弱的運動中心,會影響奪金希望,所以希望舉重、摔跤等項目留在國家體委競體司。

  “但伍紹祖決心很大,堅持把全部的運動項目都從機關分離出去,沒留一個。從而在1998年徹底完成了所有運動項目的中心管理制,國家體委也正式改組為國家體育總局!狈繉W峰說。

  推行中心管理制,應該說只完成了“管辦分離”的一半。伍紹祖最終的目標是希望由協會負責各個項目的運轉,國家體育總局在政策角度予以指導即可,并裁掉作為過渡機構的管理中心。但1997年北京申辦奧運打斷了伍紹祖的計劃。

  由于北京奧運會的需要,國家體育總局從1997起開始申辦、籌辦工作,全力確保北京奧運的順利舉辦,剛剛起步的改革不得不擱置起來。

  2000年,伍紹祖因故調離國家體育總局,由女排功勛教練袁偉民接任。2004年袁偉民卸任后,劉鵬空降接棒,直至去年11月茍仲文上任。

  在袁偉民、劉鵬執掌國家體育總局的16年間,中國成功舉辦了北京奧運會,在競技層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國家體育總局也一直將金牌至上作為自己的工作重心。

  房學峰認為,這既與當時的國家需求有關,也和袁、劉兩位領導個人的經歷、意愿分不開。

  袁偉民是競技體育的專家,在四年多的任職時間中,他的精力幾乎全部放在備戰兩屆夏季奧運會(2000年和2004年)、申辦北京奧運會(2001年)以及2002年鹽湖城冬奧會實現金牌零的突破。

  劉鵬雖然不是運動員出身,但他接任后,由于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需要,繼承了前任金牌重擔,工作重心也始終在競技層面。

  中體產業競賽集團副總裁王奇從事了多年的體育產業工作。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過去十幾年,由于國家體育總局崇尚金牌至上的政績觀,中國體育的發展成績基本上和競技成績畫上了等號。

  “這不僅導致群體運動發展的嚴重滯后,全民身體素質和健康水準逐步變差;也使得中國體育產業缺乏全民參與的根基,根本無力創造產業價值,別說乒超、羽超、排球等聯賽形同雞肋,就連中超、CBA聯賽都連年虧損!蓖跗嬲f。

  2015年底,新華社刊發了一組“聚焦十三五”的系列報道,其中一篇聚焦體育圈,分析了中國體育界存在的一系列問題。

上一篇:“他是東西方體育新聞之間的橋梁”   下一篇:一周體育新聞精選回顧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