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報

一起教育科技劉暢:2018直播收入可期,2019堅守校內做大校外

2019-05-30 22:01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2018四方向成長:小學三方產品完善、中學產品矩陣完成、市場服務團隊積極轉型以及直播收入可期。

  多知網1月22日消息,在《突破2019·一起教育科技迎新年會》上,一起教育科技CEO劉暢在演講中回顧了2018年的成績,主要實現了四個方向的成長:小學三方產品完善、中學產品矩陣完成、市場服務團隊積極轉型以及直播收入可期。劉暢表示,已經慢慢知道校內和校外如何分割,在2019年,一起教育科技要繼續要堅守校內,做大校外。

  提到直播業務,劉暢指出,這個業務已經摸出了非常清晰的方式,而這個業務兩個關鍵點是大規模獲客和很好的續費。

  劉暢在演講中提到,當前公司共2000名員工,過去三個月,一起教育科技完成了組織結構的調整,業務的調整,以嶄新的面貌和業務形態來面對進校業務,以及校外的商業化。

  針對近日教育部頒布的《關于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劉暢表示:

  “創業的七年讓我們知道,中國的小學一年級到高三,從英語到數學到語文,老師和學生對好內容的需求,是支撐我們一直能繼續活下去的力量。但作為一個走入國家基礎教育領域的企業,我們考慮的用戶不僅僅是老師和學生。

  下一個20年,中國基礎教育最大的難題叫減負和平權,而擁有大數據和互聯網的新科技才能實現這樣的愿景。今年1月份,國家正式告訴我們,只要不是有害APP就可以進校園,這也就意味著,我們的業務可以繼續存活下來。

  如何把清晰的數據、數據的智能測評做好是未來的趨勢,而這也是一起教育科技創業以來的目標!

  劉暢認為,2019年一定是一起教育科技相對來說比較難的一年,一方面要進一步響應國家的號召,進校更加的自律,做非常多業務邏輯的迭代。

  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王強也出席了一起教育科技的迎新年會,作為一起教育科技的董事長,王強提到,過去兩個月也曾擔心一起教育科技,但是看到第一線的家長、老師的支持,看到劉暢的創造力和自信,以及一起教育科技團隊的堅持,他相信一起教育科技“Make learning beautiful”、“幫助孩子個性化成長”的初心未改。

  

一起教育科技劉暢:2018直播收入可期,2019堅守校內做大校外

  (一起教育科技CEO劉暢)

  以下為劉暢演講全文:

  各位小伙伴:

  大家下午好!見到大家非常開心,又是一年的團聚,2018年對于一起教育科技而言,實際上是非常特殊的一年,這一年里我們經歷了幾乎創業以來最大的坎坷。

  從去年10月20號開始到今年1月初,政策開始對進校進行了管理。實際上,在短短的100天里面,我們能夠開始以嶄新的面貌和業務形態來面對今天的進校業務和校外的商業化,我想在這里特別感謝在座的每一位小伙伴,請允許我代表管理層,向2000多名員工鞠躬表示致敬,你們辛苦啦!

  大家看,經歷這么多事情之后,每一個小伙伴臉上依然寫滿了自信,我們的底氣從哪來?這個企業創立到今天,它的精氣神源頭到底在哪里?

  實際上,我相信每一個小伙伴都知道,我們最大的動力來自于我們的用戶。我們今年也把最好的獎項頒給我們的用戶,因為唯有用戶,才能夠成就我們的企業。

  讓我們來看一看,在過去的100天里面我們經歷了哪些事情、和哪些用戶進行了交流、和政府跟媒體做了哪些對話?

  10月20號政府文件頒布后,我正好第二天也趕到云南去聆聽教學會議,那個時候我心里其實是打鼓的,有點緊張,也有點焦慮。但老師告訴我說,你這個企業會存活20年、50年、100年,原因就一個,因為老師對好內容有需求。

  這是多么誠懇的一句話,我們7年了,我們做的事情就是進校,我們去融資的時候,都沒有把商業邏輯和用戶需求說的這么清楚:那就是從中國的小學一年級到高三,從英語到數學到語文,這家公司存在的一個重要的理由,就是今天公立系統的老師,真的是對于好的內容有需求。我們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老老實實的把內容做好,中國老師就會愛我們,這是非常簡單的道理。

  其實在出文件之前,我們也跟政府做了多輪的溝通,因為畢竟作為進校最大的企業,政府出政策之前,也要和我們進行溝通和討論。

  令我們沒有想到的是,其實政府曾經下發過上千萬份問卷,有位政府工作者告訴我說,他們通過這次問卷發現,“真正招投標的企業,所出品的產品,老師不太愛用,反而是你們這些免費的業務,中國老師在用!

  他說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評論,給了中國政府一個信心。

  而我們非常欣喜的看到,國家開始允許這種免費的業務繼續進校。實際上,誰在背后力頂了我們?其實就是用戶,這些用戶背后的聲音給了我們很大的動力,而我們越來越感覺到作為一個走入國家基礎教育領域當中的企業,實際上我們需要考慮的用戶絕不簡簡單單是老師、學生、家長,還有教委,甚至還有國家。

  教育部領導說,今天中國基礎教育最大的難題叫減負。減負絕不是簡簡單單把校外培訓機構給打壓,學生的負擔就能夠降得下來,減負最本質的是要改變中高考傳統的應試評價,要想能夠改變應試的評價,唯有一種可能,是讓12年整個在基礎教育當中,學生的學習數據慢慢的變成高中入大學參考的數據評價之一,這個比重占的越多,中國素質教育的春天就會到來的越快。

  中國基礎教育已經走過了高考40年,下一個20年要想減負要想平權,唯有擁護大數據、唯有擁抱互聯網,唯有像我們這樣的一類的企業,愿意踏踏實實免費的進校,最后把數據提取出來,才能夠形成學生的評價。

  這正是我們的希望。我就是希望能夠干這個事,把12年學生學習的數據統計在一起,能夠對學生做有效的評價,來方便每一個學生個性化的成長。

  上個月,在教育行業自律會上,當下面黑壓壓的坐著領導、媒體時,我們的家長用戶依然毫無顧慮的講述他們對我們的認可,這說明我們的努力是值得的。

  其實我們在座的2000人當中,有400位是小學業務的,你們沒日沒夜的做產品研發、做內容迭代;有200位做中學產研的,你們做了非常多的復雜的業務,經常熬夜加班,前不久為了上線,半夜才能回家。我們這里大概還有800名左右的市場服務團隊,沒日沒夜的進校服務,就連晚上都要在各個群里面回答老師的各個問題。

上一篇:容聯斬獲「年度最佳科技教育服務商」   下一篇:宜豐縣金絲楠木科普教育基地揭牌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