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報

多維度透視新時期我國石油公司國內外油氣資源戰略

2019-05-29 01:17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多維度透視新時期我國石油公司國內外油氣資源戰略

  世界正進入“多極化合作”時代,“我認為這個時代將是21世紀上半葉世界格局的基本特征”。

  本世紀初,當美國學者哈斯提出“多極化合作”這一新概念時,正是上個世紀末世界多個重大事件集中爆發之時,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美蘇對峙兩極格局被打破,世界各種力量在錯綜復雜的利益關系中出現新的分化組合,正形成若干地緣政治中心,國際格局向多極化發展。而時至今日,哈斯“多極化合作”的烏托邦愿望,似乎始終被致力于推動“單極世界”的政治力量所牽絆,屬于戰略性資源和“政治性商品”的石油,也始終處于多極博弈的風口浪尖。

  在資源民粹主義、貿易保護主義成為全球經濟復蘇換擋最主要、最危險的種子的時下,在對國際貿易戰導致全球化倒退并摧毀原有成熟的全球產業分工體系的憂慮里,在國內外油氣資源儲量增速放緩、品質下降的關鍵節點,在“你還來不及懂得悲傷,卻讓悲傷彌漫全世界”的地緣政治悲情中,中國的石油公司仍然要負重前行。

  古人云,危邦不入,亂邦不居。但對于中國石油公司而言,依然要在多極合作時代的油氣困局中,義無反顧地承擔起油氣合作中的政治性、地緣性、資源性、金融性等系統性風險。

  國內油氣資源劣質化趨勢難以逆轉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石油上游業務持續發展,國內原油年產量由0.92億噸增至2億噸;天然氣年產量由137億立方米增至1400億立方米以上;境外權益油由0增至1.92億噸,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但是經過幾十年高強度開采,我國油氣資源質量已發生重大變化,突出特點是地表地下復雜性加重,資源品質更差、目的層更深、成藏更隱蔽。剩余常規油氣低滲透、特低滲透、深埋藏和稠油等低品質資源比重逐年上升,發現大型油氣田難度越來越大,“骨頭越啃越硬”將成為未來油氣勘探大趨勢。近幾年,中國石油新增石油探明儲量90%以上來自低滲透和特低滲透油藏,其中天然氣新增探明儲量幾乎全部來自低滲透油藏,新動用儲量采收率也呈現快速下降趨勢。

  根據自然資源部全國石油天然氣資源勘查開采情況(2017年度)公告,2017年,全國石油與天然氣新增探明地質儲量均降至近10年來的最低點。石油新增探明地質儲量8.77億噸,其中,新增大于1億噸的盆地有3個,分別是鄂爾多斯盆地、準噶爾盆地和渤海灣盆地海域;新增大于1億噸的油田有2個,分別為鄂爾多斯盆地的華慶油田和姬塬油田。截至2017年底,全國石油累計探明地質儲量389.65億噸,剩余技術可采儲量35.42億噸,剩余經濟可采儲量25.33億噸。天然氣新增探明地質儲量5553.8億立方米,其中,新增大于1000億立方米的盆地有1個,為鄂爾多斯盆地。截至2017年底,全國累計探明天然氣地質儲量14.22萬億立方米,剩余技術可采儲量5.52萬億立方米,剩余經濟可采儲量3.91萬億立方米。

  國內油氣資源劣質化趨勢難以逆轉。油氣資源品質變差,直接影響了我國油氣儲量動用程度和采收率。截至2016年底,我國已投入開發油田592個,已開發地質儲量255.61億噸,儲量動用率66.41%,平均采收率33.35%,年產量1.93億噸。其中,中國石油已開發油田288個,已開發原油地質儲量150.5億噸,年產量1.029億噸,儲量動用率42.14%,標定采收率32.31%,平均儲采比11.25。中國石化已開發油田199個,已開發原油地質儲量62.63億噸,年產量3963.15萬噸,儲量動用率51.68%,標定采收率29.42%,平均儲采比9.5。中國海油已開發油田77個,已開發原油地質儲量24.03億噸,年產量3831.38萬噸,儲量動用率35.15%,標定采收率27.49%,平均儲采比6.43。

  不同油藏類型和不同含水期的采收率標準大相徑庭。我國已開發儲量按綜合含水率可劃分為特低含水期(<20%)、低含水期(20%-60%)、中含水期(60%-90%)、高含水期(90%-95%)和特高含水期(>95%)5個級別。以油氣田為統計單元,全國不同級別含水期的采收率16.72%-41.98%。其中,高含水期的采收率最高,為40.98%,特高含水期、中含水期、低含水期、特低含水期采收率分別為34.4%、24.28%、19.68%、16.72%。

  從平均采收率可以發現,高含水、高采出程度制約了我國油氣產量大幅增長。按質量和經濟性,油氣資源可劃分為高豐度和中低豐度兩大類。根據國家油氣地質儲量豐度劃分標準,原油技術可采儲量大于等于80萬噸/平方千米為高豐度儲量,大于25萬噸/平方千米,小于80萬噸/平方千米為中豐度儲量,大于8萬噸/平方千米,小于

  25萬噸/平方千米為低豐度儲量。以油氣田為統計單元,“十二五”期間,我國已探明油氣儲量中,低滲超低滲儲量分別占油、氣儲量75%和92%,低豐度儲量分別占油、氣儲量90%和50%以上,規模有效動用難度日益加大,說明我國油氣勘探整體進入低品位資源勘探階段。

  從勘探開發成本角度看,2017年,國內油氣資產規模是上市之初的4.5倍。這就是說同為1億噸,總井數2017年比1995年增長了4.6倍,單井產量由5.7噸降至1.6噸。2017年,雖然中國石油、中國海油保住了全年上游業務微薄利潤,但是一些大油田、老油田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

  油氣體制深層次矛盾并未得到根本解決

  時下盡管油價開始回暖,但供需寬松的基本面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雖然此前上游領域的改革已初見成效,但固有的深層次矛盾并未得到根本解決:資源劣質化明顯、穩產難度大、資產負擔重、人工成本硬增長,下一步重點要解決的是質量和速度的問題,是結構和動力的問題。具體而言,就是公司戰略升級的速度要超過市場需求轉向的速度,技術進步的速度要超過資源劣質化的速度,也就是要籌劃好發展動力轉型文章,推動上游油氣業務向高質量發展。

  與國外海相沉積相比,我國油氣開發存在先天劣勢。但國內石油公司在同樣地質條件下,同樣構造背景里,仍然存在較大差距。比如中國石化標定采收率平均為28%,但不同油田甚至是同一個油藏不同單元采收率仍存在較大差異,高的超過50%,低的還不到10%。長慶油田公司和延長石油公司同在鄂爾多斯盆地開采油氣,但開采初期采收率卻大相徑庭,分別為22.4%和10.6%,相差超過50%,前者可以再提高,因為距離國際平均采收率還有差距,而后者提高的空間更大。渤海灣盆地陸地和海域石油地質條件相似,但我國3家石油公司獲得的采收率分別為28.3%、21.81和17.8%,差值說明三者篩選油氣開發工藝技術經濟門檻值不同,落后者只要努力去降低“門檻值”,這個差值是可以縮小的。中國石油對油田二次開發條件界定有三條:油田服役年限大于20年;標定油田可采儲量采出程度大于70%;油田綜合含水大于85%。要在這樣極苛刻條件下采出“剩余資源”,沒有與儲層高度匹配的工藝技術是不可能的。目前,中國石油在勘探新發現儲量中,初期一次井網平均采收率為20%。即使各階段開發工藝到位,采收率也就在25%左右,開發好的油田最大采收率也很難超過30%(大慶油田例外),與國際同期25%平均采收率稍有差距。但中國石油老油藏精細開發和三采新工藝,將采收率從開采初期的20%,提至47.5%,比其他油田平均采收率(25.5%)高22%,處于世界先進水平。

上一篇:華東理工與德高校創辦國內首個MEM雙學位項目   下一篇:國內首個整體解決方案亮相 中國平安用科技賦能新型智慧城市建設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