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日報

從莫高窟到胡楊林

2019-05-28 02:13 來源:網絡  作者:求是新聞
   次瀏覽
從莫高窟到胡楊林千年莫高窟。飛機降落在敦煌機場,透過舷窗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些蒼涼的戈壁風景。,從莫高窟到胡楊林

  千年莫高窟。 李予陽攝

  胡楊林金色的倒影映襯在碧藍的水中。 李予陽攝

  向甘肅西北方向望去,那里有無盡的荒漠、枯竭的河床、即將謝幕的夕陽,有人類最偉大的文化瑰寶之一莫高窟,還有千年不死的胡楊林、昂揚向天去的“爭氣彈”……更有一代又一代背負責任、心懷信仰的人們

  10月下旬,河西走廊西端的天氣已經轉涼。飛機降落在敦煌機場,透過舷窗第一眼看到的是有些蒼涼的戈壁風景?諝庵袔е捤鞯暮,驟然而起的大風卷起沙塵,天空一片昏昏蒼蒼。

  參加完酒泉市委市政府、甘肅旅發委、敦煌研究院主辦的大敦煌文化旅游圈建設論壇,晚上觀看了導演王潮歌創作的西北首部室內情景體驗劇《又見敦煌》。我們跟著人流在黑暗中邊走邊看,不時邂逅視覺上的驚喜。

  我這次真是“又見敦煌”。幾年前來過酒泉,出差路上,遠遠眺望了一眼玉門關和陽關遺跡,匆匆忙忙到敦煌莫高窟、鳴沙山和月牙泉走了一遭,時間太倉促,無法領略絲路大漠深沉壯闊的美。但從此,敦煌就在我心中留下一個念想,成為情結。

  第二天到莫高窟參觀,老天爺總算給了面子,天空露出了灰藍色。照例先看了兩部講述莫高窟歷史和藝術的數字影片。出于保護的原因,旅游旺季洞窟只能看8個,能看哪8個也具有隨機性,以錯開人流。每個洞窟外都加裝了一扇木門,只在參觀時打開。講解員讓大家散開,好讓洞窟能夠呼吸,陽光柔和地落在壁畫和塑像上,色彩斑斕、造型奇幻的壁畫和雕塑帶人走入一個瑰麗的精神世界,一片荒涼與文化遺產的絢爛豐富形成強烈反差。講解員娓娓道來、如數家珍,令參觀者如同上了一堂精彩的藝術課。

  猶如《詩經》和《離騷》,莫高窟是中國藝術的重要源頭。近代以來,中國畫家們學藝西方,最后卻發現西方敬重的是我們的東西,是莫高窟藝術。于是,他們又返回到母體,回到源泉,去重新臨摹線條、發現色彩。

  莫高窟不僅是藝術圣地,更是令人敬仰的精神高地。張大千、吳冠中、關山月……來這里尋找藝術滋養的畫家,許多人走出去后在創作上成了大家。而以常書鴻為代表的一代代文化藝術工作者則選擇留下來,放棄成名成家的機會和大都市的舒適條件,在大漠孤煙中守護千年莫高窟,面壁臨摹、整理研究、復活古老技法、傳承文化血脈。從青絲到白發,莫高窟一萬多平方米壁畫,有的人窮其畢生也只臨摹了一小部分。這些心懷理想的守護者令人感嘆,更令人敬仰。

  余秋雨在他的文化散文《莫高窟》里這樣寫道:“看莫高窟,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標本,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蹦呖叱蔀樗囆g集大成之地恰恰在于它鮮活的生命力,是對現實的再現和瑰麗想象的結合,寫實與寫意的融合。人們可以在壁畫、塑像中看到古人的生活場景、了解古人的情感。網絡上曾流行莫高窟的抖音,就是選取了生活氣息極濃的壁畫片斷,令人忍俊不禁。

  莫高窟太豐富了,幾天幾夜也看不完。好在現在敦煌研究院推出了系列文化研學之旅,可以讓人們有充分時間慢享莫高窟,看到更多的洞窟,聽文化講座,學習畫畫。

  參觀完莫高窟,我們一路向東,經過瓜州、玉門、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向擁有大片胡楊林的金塔縣進發。在瓜州吃午飯時,當地人聊起玄奘取經路過瓜州的故事,那是他西行旅途中最為艱苦的一段。在800里流沙的茫茫戈壁,玄奘迷路,并打翻水袋。絕望中玄奘掉頭往回走了十幾里后,經過內心交戰,又調頭再度西行!皩幙删臀鞫,豈能歸東而生!苯涍^五夜四天滴水未進,在死亡邊緣的玄奘奇跡般遇到一個水洼,并最終完成了西行最艱難的路程。

  無限感慨中離開瓜州,接下來的行程天空日益晴朗。探訪過玉門魔山地質公園,我們來到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走進東風航天城,時光仿佛倒流,一下子回到了紅旗飄飄的年代。這里的賓館和街道名字都極具特色,幾個賓館分別取名“神舟”“東風”“航天”。街道有太空路、宇宙路、航天路、胡楊路、黑河路、紅柳路等。一座座樸素的兩層紅色磚墻建筑,排列在道路兩旁。自1958年10月成立以來,一代代航天人扎根大漠,先后打出一系列“爭氣彈”。從1999年到2016年短短17年間,11艘神舟飛船從地處巴丹吉林沙漠腹地的發射中心發射升空,先后將11名中國航天員送入浩瀚太空。

  我們行程的最后一站是金塔胡楊林。所有的疲憊在見到大片金燦燦的胡楊樹時一掃而空,這是大自然最豐盛的饋贈,想不到大漠深處有這樣美麗的森林!天空也分外給力,碧空如洗,胡楊林金色的倒影映襯在碧藍的水中,讓人仿佛置身仙境。秋風乍起,胡楊樹葉飄飄灑灑,“簌簌”地落到地面、落到人的衣襟、頭發上。

  胡楊樹同一棵樹上葉子形狀也不同,很奇妙。但胡楊樹滄桑的樹干比樹葉有更多的故事,開裂的樹皮仿佛在訴說著生命傳奇。突然想起西部小鎮人自己寫的歌——“生活的壓力讓我凋零,希望又使我枝繁葉茂……”也許正是沙地鹽堿的嚴酷環境造就了胡楊樹極強的生命意志和堅韌的耐力,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金塔的林場試種胡楊防風固沙,如今已經是燦爛的林海。

  無論看多少文字、圖片都替代不了一次真實的行走。每個人生命中也都需要一次關乎信仰的行走。行走也是為了尋找、探索、發現。出使西域的張騫,取經印度的玄奘,當年最刻骨銘心的行走都是在河西走廊。背負責任、懷著信仰,踽踽獨行。茫茫戈壁、大漠孤煙,他們在行走中想些什么?

  從莫高窟到胡楊林,我想我會一次次再來河西走廊,再見酒泉,又見敦煌。(李予陽)

上一篇:團伙組織"仙人跳"搶劫大貨車司機 主犯獲刑15年   下一篇:習近平的“名片”
熱門推薦